芯片業的獵食者AMD:恢復海盜的心態

有人穿著短褲前來,有人穿著T卹前來,人人都帶著問題。去年8月底,AMD在得州奧斯汀園區的全體工作人員在公司禮堂集合。在經歷了挫折連連、痛苦不堪的5年之後,這家芯片製造商的董事會解雇了前任首席執行官,然後花了半年時間尋找接任者。這一天,新任首席執行官羅瑞德(Rory Read)前來向員工們發表演說。對他而言,這絕對是一群難對付的聽眾。

但羅瑞德很快就摸清了聽眾的脾性。儘管得州正是30多度的大熱天,但他仍然西裝革履,髮型一絲不苟,顯得非常精神,看起來就像剛從標著“大公司首席執行官”的盒子裡走出來似的。

AMD公司是從聯想集團把羅瑞德引誘過來的。聯想集團是AMD公司最大的客戶之一,羅瑞德在那里工作時就曾觀察到AMD總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在生產和管理上發生過一系列失誤。AMD曾是Intel最大的競爭對手,當年千方百計想在不斷變化的電腦和移動設備市場站穩腳跟。

據參加過去年那次會議的前AMD員工透露,當時羅瑞德對聽眾們說:“ 你們艱苦奮鬥才有了今天的成就。AMD人是海盜。我們需要恢復海盜的心態。 ”

AMD人迫切需要鼓舞人心的領導者,羅瑞德的話正中他們的下懷。當天晚些時候,有人給羅瑞德買了頂海盜帽。一名前AMD員工說:“當時人們就像著了魔似的。”

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人能這樣形容AMD了。



AMD公司40年的歷史交織著輝煌的技術、錯失的機會、滑稽的營銷噱頭和高風險的法律訴訟。該公司的創始人桑德斯(Jerry Sanders)是個傳奇人物,曾指導過蘋果公司的創始人喬布斯(Steve Jobs)。AMD從一家模仿競爭對手的PC芯片製造商轉變成為一家有相當實力的企業,技術出色到能迫使Intel改變產品設計。

然而最重要的是,AMD為了跟上規模更大的競爭對手的步伐而瘋狂努力,結果卻反受其害。不久前,AMD搞砸了一項初步協議——給移動設備市場最有吸引力的客戶蘋果公司提供處理器。

羅瑞德的工作是確保AMD不會搞砸新的產品線,其中包括替索尼公司仍未公佈的新遊戲機秘密研發圖形芯片,讓這個曾經生氣勃勃的公司擺脫數年來的沮喪情緒。

許多投資者已經拋棄了這家公司。過去5年中,AMD股價的跌幅超過了82%,從40.54美元跌到了7.25美元,但是,在將旗下不斷貶值的晶圓廠作為耗損劃銷掉之後,這家亟待修繕的企業看上去露出了希望的曙光。該公司去年的年收入為66億美元,而現金流就達到5.24億美元。去年11月的裁員中,1400名員工被辭退,此舉可為該公司在2012年省下2億美元。

塞利格曼投資公司(Seligman Investments)的投資組合經理佩魯利(Sangeeth Peruri)購買了AMD流通股的3.56%,他說:“還會跌多少?10%?我認為即使股價漲到20或30美元也不足為奇。”

懷疑論者看到AMD公司正在被三星電子和高通性能強大的智能手機和平板處理器,以及Intel日益強勁的PC和服務器處理器左右夾攻,但現年50歲的羅瑞德卻看到該行業正接近“拐點”,這可能會傷害Intel尖端的處理器設計和先進製造能力的緊密整合。

AMD公司的銷售額僅為Intel的八分之一,企業領導者敢這樣直言不諱,可謂膽大包天。就算桑德斯也從未如此大膽地暗示,Intel的工廠可能某一天會成為障礙。桑德斯曾說:“是爺們儿就得有晶圓廠。”

但是,在和Intel在微處理器業務上纏鬥多年,以及後來和NVIDIA在圖形芯片業務上多年鏖戰之後,AMD公司如今迎來了一位經歷過PC市場大戰的老將,終於擁有了一個不僅能讓其生存下去、更可能令其茁壯成​​長的戰略。

故事的最新篇章實際上始自於邁耶(Dirk Meyer),這位工程師設計的Hammer微處理器曾在21世紀初給AMD公司帶來了極大成功。他在桑德斯的繼任者魯毅智(Hector Ruiz)手下奮鬥多年後,終於在2008年7月被任命為首席執行官。新官上任後他很快放了幾把火。

首先,他結束了與Intel曠日持久的反壟斷糾紛,雙方達成和解,AMD獲得了12.5億美元補償。接著,他將AMD的數字電視業務以1.93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博通公司。然後,他又將移動圖形業務以6,500萬美元的價格賣給了高通公司。

真正的大動作發生在2009年3月,邁耶剝離了AMD資本密集型的​​芯片工廠,將11億美元債務轉移到名為GlobalFoundries的新公司。阿布扎比的兩個投資機構在新的合資企業中持有股份,作為交易的一部分,AMD從這些機構處獲得8.25億美元現金。

可惜邁耶挽救AMD的瘋狂努力,並未留給該公司多少追逐新機遇的時間。桑德斯說:“邁耶在挖土逃出深洞。我認為他明白,如果掉在深洞裡,得停止挖掘——假使AMD分心去從事智能手機等新的活動,那麼洞會變得更深。”

與此同時,新麻煩出現了。2010年11月,微軟向包括AMD在內的合作夥伴公佈了一個計劃,提供一個新版本的Windows,該版本兼容使用英國ARM公司的芯片。NVIDIA、德州儀器和高通等生產基於ARM技術的處理器的企業因此得到了機會,可以將產品從移動設備擴展到基於Windows系統的PC和平板電腦。

AMD努力打造自己的無晶圓廠新模式,同時試圖快速研發出將CPU和GPU合二為一的“融聚”(Fusion)處理器。從表面上看這個想法是有前途的。代號為“大草原”(Llano)的筆記本電腦處理器引起了蘋果公司的密切關注,該公司原本計劃在2011年年中升級推出新版超輕型MacBookAir。

但是,據一名AMD前僱員說,該公司未能按時將能運行的“大草原”早期樣品提交給蘋果公司。幾位前AMD員工對於當時AMD究竟研發到何種程度持不同的意見。有人說:“我們當時有了早期樣品。”但“大草原”問題太多。AMD最終搞丟了這筆生意。

AMD前僱員說,該公司為蘋果公司的新版電視機頂盒推薦名為“布拉索斯”(Brazos)的低成本、低功耗處理器。蘋果沒上鉤,但其他很多廠商對此感興趣。和“大草原”一樣,該處理器在單矽片上整合了CPU和GPU;不同之處在於,AMD可以使用老工藝成本低廉地快速製造。

“布拉索斯”使基於Intel芯片的廉價上網本的銷量大幅下跌。如今AMD將其描述為史上賣得最快的平台。一名前僱員說:“ 如果當初'布拉索斯'被扼殺了,AMD早就完了。 ”

在2011年1月,在NVIDIA宣布將為摩托羅拉(Motorola)和LG公司的手機提供基於ARM技術的芯片幾天后,AMD公司董事會聯繫了邁耶,不久後邁耶就離職了。

1月20日,AMD董事長克拉夫林(BruceClaflin)在得克薩斯州沃思堡市(Fort Worth)的凱悅酒店(Hyatt Hotel)向正在休假的AMD經理們宣布了這個消息。首席財務官塞弗特(Thomas Seifert)擔任臨時首席執行官,但30天內不得作任何決策。有些人在會上哭了。塞弗特說:“邁耶走了,我很難過。我感到其他人也很難過。”

邁耶下台後第31天,AMD開始檢討公司的戰略。討論結果是決定不製造智能手機芯片,因為那耗費的時間和金錢超過公司的能力。AMD的董事會最終決定求助於羅瑞德——這位曾在IBM(微博)公司工作過23年的資深人士在2006年6月被任命為聯想集團總裁,自那時之後,聯想集團在全球PC市場的份額,從2009年初的6.6%提高到了2011年第2季度的12.1%。

對曾與羅瑞德共事的人來說,他最出名的是能嫻熟地與數字打交道,以及用逗樂的天賦激勵同事。他在IBM公司時曾組織在晚上乘碰碰車打籃球,以此犒勞團隊,在開車搶球的過程中他開懷大笑。

在聯想集團時,為了讓說不同語言的全球員工明白自己的商業策略,他像拳擊手一樣舉起雙拳,以此闡明集團的戰略:一隻拳頭攻擊新市場,另一隻保護現有業務。前聯想集團首席執行官阿梅里奧(William Amelio)說:“他能用令人信服的方式闡述明天會比今天更好,成功就像擺在我們面前的一條上坡道。”

AMD在PC和服務器市場與Intel對抗期間,曾錯過一些機會,羅瑞德正在重新尋找這些機會。去年10月,他聘請了新的首席技術官——曾在蘋果公司和IBM公司工作的業界老將佩珀馬斯特(Mark Papermaster)。佩珀馬斯特採取的第一項措施,是讓AMD在設計CPU和GPU時,某些元件可以更容易地改用其他公司設計的技術。佩珀馬斯稱之為“左右逢迎的計算”。

這個信號明確地顯示,AMD正在探索將x86處理器內核改為ARM等技術的想法。這也開闢了製造更多“嵌入式”處理器的機會,譬如用於汽車和醫療設備的芯片,在這些領域裡,AMD可以調整自己的產品線,出擊Intel不屑一顧的利基市場。

羅瑞德將AMD的遊戲機芯片項目作為榜樣。微軟在Xbox遊戲機內使用了AMD的圖形技術。另一個與索尼公司合作的尚未公佈的項目也正在進行中,可能會取代曾為PS3遊戲機提供芯片的NVIDIA。索尼公司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最激進的變革可能是:羅瑞德說,AMD可以為客戶定制元件,從而鎖定供應商。前AMD僱員說,以往AMD與Intel競爭,為整個PC行業提供芯片時,可不願採用定制的做法。

然而,短期內重要的是羅瑞德別把事情搞砸。原先雄心勃勃地列入2012年計劃的10核和20核服務器芯片已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將在今年晚些時候推出的低功耗處理器“本州”(Hondo)。AMD得讓自己能更容易地兌現諾言。

如果說這是個縮水的戰略,那麼它是AMD有足夠資源實現的,畢竟一系列新湧現出來的對手在威脅著AMD和Intel。三星電子和ARM已經在奧斯汀建立了設計中心並挖角AMD員工,為進軍由Intel統治的服務器處理器市場做準備。

羅瑞德尚未將注意力從Intel身上移開。羅瑞德說,當年IBM公司憑藉對大型機業務的壟斷所獲得的利潤,使其可以進行其他公司無力進行的投資;同樣,Intel對PC處理器市場的控制,能讓該公司支付得起其他公司無法負擔的工廠。

羅瑞德說:“ 利潤曾經可以負擔得起整個成本結構?但那一切已成為過去。我們不能基於一個可能會改變的商業模式,被牽著鼻子繞著一項資產基礎走。 ”

未來幾年處理器市場的走勢並不明朗。羅瑞德說:“ 我們必須向前看,得成為獵食者。我們得掃視大草原,尋找機會。”有蘋果公司、三星電子、高通公司、NVIDIA和德州儀器在市場上,AMD決不能只把眼睛盯在Intel身上。(文/ 福布斯中文網 )

http://news.mydrivers.com/1/228/228298.htm

feel到羅sir好有heart ,實在令A迷感動,希望AMD加油,唔好再俾intel恆者恆大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如果
最激進的變革可能是:羅瑞德說,AMD可以為客戶定製元件,從而鎖定供應商。前AMD僱員說,以往AMD與Intel競爭,為整個PC行業提供芯片時,可不願採用定製的做法。


真係做到, 咁就有D 機會反身。。。

TOP

AMD加油呀
有競爭先會有更大進步

TOP

如果有睇內文既人
應該會明白點解 我咁落力推 APU ........唉唉

AMD Trinity Notebook  我已經準備好了

TOP

之前 AMD APU (Llano) 最大問題
1. GF 產能不足, 32nm 良率欠佳 ,
2. 其實如果你留意到 Athlon II X4 6xx 系列依家大量舖貨
都應該知係咩事了.......CPU OK , 但係 Integrated 粒 GPU 過唔到 QA

3. 以上兩樣夾埋 = 供貨不穩  = 無左 Apple 單 唔出奇

TOP

我們必須向前看,得成為獵食者。我們得掃視大草原

Llano (APU)

TOP

如果有睇內文既人
應該會明白點解 我咁落力推 APU ........唉唉

AMD Trinity Notebook  我已經準備好了 :r ...
dom 發表於 2012-5-18 18:32


Why not Llano notebooks instead? Seems to offer pretty much the same thing but much cheaper.

TOP

如果有睇內文既人
應該會明白點解 我咁落力推 APU ........唉唉

AMD Trinity Notebook  我已經準備好了 :r ...
dom 發表於 2012-5-18 18:32


原來你只為要買notebook
我部APU desktop無望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