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上海每年200個移動基站遭拆:用戶怕輻射是主因

【調查背景】

手機響了,接通,卻聽不到對方的聲音,這是上海世紀公園地區高檔住宅樓里經常出現的場景。

據統計,上海的手機保有用戶已超過3000萬個。與此不相适應的是,在上海一些地區甚至完全沒有信號。

信號差,和舊基站被拆除、新基站難落地直接相關。因為信號差,移動部門常接到居民投訴﹔建基站,居民害怕輻射大,也投訴。

那么,建立基站對人體是否有害?

調查中記者了解到,從發射功率來說,3G基站的發射功率僅相當於一部手機。就密度而言,基站密度越高,手機信號越強,輻射強度越低﹔基站越少,人體受手機輻射的可能越高。

建基站遭投訴 信號差也投訴

“其實,我們也不是不要基站,但基站最好離自己家裡遠點。”

──居民孫國英

為什么移動通信信號會不好?記者采訪了三大移動公司的技術人員,得到的答案基本一致:手機信號好壞,受地形地貌的影響,最主要與發射信號的基站有關。

移動通信的基礎是移動通信網,這張網里的手機信號是通過基站發射的。一般而言,基站布局越多,信號就越好。但是,在上海,基站的布局並不像設計的那樣,能夠落實到位,有些地區還會出現信號盲區。

理論上講,移動信號的布局應為蜂窩狀分布。在上海市區,因為樓宇密集,信號衰減嚴重,應該是300─500米一個基站。郊區較為空曠,應為500─1000米一個基站。但是,在市區,這樣的目標越來越難以實現。

在市區,儘管有300─500米一個基站的規划,而事實上,真正理想的點位不一定能裝上基站,而新選的點卻不一定能實現最佳距離,這就使得信號發射並不完美。

“在一些樓宇密集的商務區,因為用戶多,信號量大,樓宇內的信號也不同程度受到影響,必須做樓內的信號覆蓋。如果樓內的基站覆蓋不被允許,信號也會受到影響。”中國聯通上海分公司綜合部應燕說。

“無線通信的信號資源是有限的。有時候我們的基站好不容易建好了,卻不得不拆遷,拆除後可能找不到地方重新安置,就出現了一些盲區。”中國電信上海分公司總工程師助理馬丹說。

數據顯示,每年,上海的三大移動通信運營商有大約200個基站被拆遷。其中,中國移動為100個左右,中國聯通為40個左右,中國電信為60個左右。基站拆遷後,真正能重新裝上的很少,這就對移動通信的通話質量有較大影響。因為基站的建設受經緯度影響,一旦有偏差,就可能導致信號不完美。

基站被拆遷,一個原因是市政建設的需要。這幾年,上海的動遷速度較快,因為動遷工程而拆遷的基站數量增加。因為建設工程周期較長,基站恢復時間也變得不可預期。

另一個原因則是人為因素。在一些住宅小區,一些居民發現小區有基站後,認為基站對人體有害,集體投訴,有的阻止、破壞基站建設施工,致使運營商不得不拆除基站。

“在上海,中國聯通也遭遇了基站強拆。因此,有10%的客戶感受度受到影響。因為人為因素導致基站難以建設,甚至出現了地區越高端,越難安置基站的現象。”中國聯通上海分公司蔡全根說。在這些高端樓盤,物業反對、居民反對,“商務樓都能談了,就是居民樓不能談”。

中國移動在上海世紀公園內曾經建設了一個基站,為了不影響視覺感受,基站還建得特像一棵大樹。結果,剛建好,因為居民的投訴,基站不得不拆遷,至今還未找到安置點。中國聯通在上海就遇到過這樣的情形:居民發現住所附近有基站,集體投訴﹔等基站拆遷了,信號不好了,又要投訴。“其實,我們也不是不要基站,但基站最好離自己家裡遠點。”在世紀公園地區居住的居民孫國英說。

基站密度越高 手機輻射越小

“這就好比兩個人說話,距離近了,不用大聲喊就能聽得很清楚。”

──上海輻射環境監測站高級工程師朱重德

“見基站就恐懼”,這是一些居民抵制基站的原因。

由於我國移動通信網體制大容量、小區制的特點,形成了一個困境:為了讓用戶的通話質量保持最好,移動運營商要盡量建設更多的移動通信基站。

另一方面,用戶擔心移動通信的基站對人體有害,又抵触基站的建設。

基站對人體是否有害?這是問題的焦點。

基站的建設其實有相當嚴密的規範,需要三證齊全。中國電信上海分公司首創了基站實施細則,分三個階段:年度計劃、站址認定、牌照申請。其中,要獲得基站的牌照,一個重要指標,就是要通過環保局的審批。如果基站環評不達標,根本無法建立。

中國電信上海分公司網運部副經理劉冬文介紹,國家相關標準對基站的電流輻射有明確要求:40微瓦/平方厘米,這是國家允許的健康標準。這一標準已低於國際非電離輻射委員會、美國電子電氣工程師協會的標準(見附表),而目前已建設的基站輻射比國家標準還低。

以3G技術為例,在射頻領域采用了智能天線,有別於傳統的天線。一般人見到3G基站上有個很大的平板天線,往往感到恐慌。但其實一旦接通電話,智能天線會直接對准手機發送波束,並且隨之移動,這樣信號有一定的方向性,無用的信號就少了很多。從發射功率來說,2G基站輻射功率約為10─20瓦,3G基站的發射功率則衹有2─3瓦,僅僅相當於一部手機的發射功率。

這一功率也低於國家標準。上海輻射環境監測站高級工程師朱重德介紹,每一個基站的建設都是要通過環境測評的,每年還要復測。電磁輻射的國家標準是12伏/米,考慮到廣播通信發射的眾多需求,事實上,每個基站的輻射標準衹有5.4伏/米。由於地方管制比國家標準更嚴,一般而言,如果基站輻射接近5.4伏/米,地方政府就會干預,要求整改,降低功率。如果不達標,根本不可能投入使用。

有工程師告訴記者,與人們的印象相反,基站密度越高、輻射強度越低,基站越少、人體受手機的輻射可能越高。“從環保的角度來看,如果常發現隨身手機的信號強度顯示衹有一格,就應該主動和電信部門聯繫,爭取在附近建基站,既提高了通話接通率,又降低了手機的發射功率,使人群周圍電磁輻射環境得到改善。”

實測的結果顯示,手機信號強度顯示“一格”時,手機發送功率在1瓦以上﹔信號強度顯示“五格”時,發送功率衹有0.1瓦左右。“原因很簡單,基站密度越高,單個基站信號覆蓋範圍就越小,發射功率也就越小,每個基站的電磁輻射強度也就越低。手機距離移動通信基站越近,手機的發射功率越小,電磁輻射量越低。”朱重德說,“這就好比兩個人說話,距離近了,不用大聲喊就能聽得很清楚。”

通盤設計規划 基站應受保護
“基站是戰略資源,理應受到保護,市政規划與基站規划應通盤考慮。”

──中國電信上海分公司網絡發展推進處賈高峰

從整體而言,目前,上海的移動通信基礎設施體系是完善的,信號網絡也是優良的。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的基站數已分別達到了2萬個和6000個。相比于整體數量,200個基站遭強遷似乎占比不大,但是,這對於上海智慧城市的建設將產生負面影響。

“基站是智慧城市的基礎,沒有基站一切都不可能。一個基站拆遷,不衹是影響直徑500米內的信號,更將改變整個網絡的布局。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上海市經信委基礎設施處張建明說。

按照上海的規划,推進智慧城市建設,具體目標是:2013年將實現3G網絡全覆蓋、WLAN無線局域網覆蓋80%的公共場所,4G開始試商用。這些目標的實現,有賴于基站的快速建設。今年,中國聯通上海分公司要建基站1000個,而中移動上海分公司,未來3年,需要新建的基站數將達到2800多個。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如何對公眾進行科普,以提高基站建設的公眾認同感,政府、社會以及運營商的任務艱巨。

世博會之前,上海市委市政府帶頭,率先開放市委市政府大樓,主要領導辦公樓的樓頂都裝上了基站。上海市經信委、通訊管理局等上海市的政府有關部門也在積極統籌基站的建設事宜。

如何利用現有基站共享,以減少基站的點位數,也成為三大運營商的重要工作。目前,中國移動、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已在上海推行基站共享。目前,中移動與聯通34個基站、與中國電信11個基站實現了共享。中移動提供給聯通和電信共享的基站也分別達到了27個和11個。

為減少公眾對基站的恐懼,三大運營商也做了大量的努力。首先在基站的造型上進行改進,使基站的模樣更綠色、更可愛。其次,開始采取更多公眾能夠接受的方式進行科普活動。

中國聯通上海分公司就在一些投訴的客戶群中開展親自體驗活動,讓投訴基站的居民親自測量基站的輻射。一些參與的居民感慨地說,“真的測了,也不覺得可怕了。”不過,這樣的公眾教育仍需長期堅持,並擴大宣傳力度。

“基站是戰略資源,是依法依規建設的,理應受到保護,最好的出路是不要動遷,基站所在地的規划也需要提前告知運營商,以減少可能的動遷。市政規划與基站規划應該通盤考慮。”中國電信上海分公司網絡發展推進處賈高峰說。

從長期看,仍需從機制上建立一個長效的可行的規划,為基站的建設減少人為阻力。

目前,國家沒有電信法,對基站的保護衹有規定和規划,基站的租費也沒有具體規定。網絡戰略規划仍需進一步的法律支撐。

基站已成為城市的重要組成部分,能否像水電煤一樣,成為建築物交付的基本標準?上海已開始嘗試,但是目前還沒有起色。率先推進智慧城市建設的上海,應該在這方面有所突破了。

資料來源︰按此

香港都有唔少

TOP

基站愈多,接收好,手機發出電磁波愈少,人體接收幅射愈少..是真的?
我只知接收唔好,手機電池消耗得快

TOP

基站愈多,接收好,手機發出電磁波愈少,人體接收幅射愈少..是真的?
我只知接收唔好,手機電池消耗得快 ...
think_center 發表於 2012-7-24 11:14


舊電點解在接收唔好消耗得咁快? 就係加強個訊號用來connect個網絡,咁即係部手機發出更多電磁波.

station發出個電磁波當然更強,但個source在幾百米外好,定放在你身邊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