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馬仔專欄)從參觀日本CM90看香港CP03


香港的Creative Paradise(CP)活動踏入第三屆,一向而言給人一種類似日本Comic Market(CM)之營運模式的感覺,所以今次筆者在採訪完CP03之後親自去了日本東京的CM一趟,試試感受一下兩者的分別以及相類似之處,從而加深自己的眼界。

事不宜遲,先講講CP03第三日開場前的景況。事實去到星期日的第三日展期,預備工夫都開始悠閒。


就算衝入場的人數也不算好激烈。


所以筆者也可以有多點空間去拍攝場內狀況,亦和各位讀者行一個圈,先看看同人組織的攤位,今年感覺上除了以往已經常到場之曰本台灣組織外,泰國的組織也多了畫師來港支持,排名不分先後 :

Jun & Yuri





風林火山






黑蛛白蛛




雅各屋





紙漫糖



Tomodachi(泰國)



Chapter#1(泰國)



橙一三




Mono-Land(泰國)




萌次元




迷路貓領域!



獨立時區工作室





未近





U235核燃動力



亦有桌遊部的街




COTTON HEART



通り雨




香港艦これ同好會




幻想堂


少女フラクタル





TAMUSIC


煙火屋



Mumbling Bear




Platform




櫻木坊





妹斗屋/Shura




Inchiめろメロ x 純情purecure





A.D.Nap




よねや



Moonster



館の工作室



戀愛部屋


Sinthonics



コール研修社





閃亮大陸



Heaven x Killky's Bird




星夢亭




風鈴亭-bells'




猫の目火時計




しおり



毒薔蝕骨





Catalyst Laboratory 催化研究所






氣球魚屋




V-Project


Kami X Toto


音魂不息 / 詞到後Tea Time




新日暮里哲學研究社



而商業攤位置也相當吸引入場人士排隊,雖然採訪當日已不是排簽名隊之時,在此感謝負責人容許拍攝。(排名不分先後)


Key社





C4CAT



MangaArt




軸中心派









而講到簽名會,今年大會邀請到美樹本晴彥老師為讀者們簽名。



陳某



亦有其他的簽名會


而舞台亦有本地同人表演團體以及來自外地的嘉賓講座



Quidam


音魂不息





Novas



亦有Key社樋上いたる老師之講座,不准拍攝,但就見到不少fans


著名Cosplayer竜神鷲之Copslay教學



而美樹本晴彥老師也有講座呢


而台下觀眾有人得到他的簽名繪圖的



不過今次展期前後,出現了不少爭辯事情,例如是今年有檔主因違反會場規則而被紅牌趕離場,更出現了用到保安監視離開之情況。






舞台表演之安排以及表演者之準備事宜


以及美樹本晴彥老師簽名籌之多少及排隊先後問題


而這些爭辯亦持續到展期後的一段頗長時間,而本專欄以一個旁觀的入場者而言,如您不是緊貼活動的詳細又或者您不是為了去搶排簽名的話,其實未必會太留意到上述的爭論。當然本專欄身為"圈外人"真的不宜評頭品足,本人認為每次的展覽都會出現一些新的意見新的問題,大會只要肯從有理據的問題中研究,從各路意見中探求真理,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相信下屆會更好。


而一路以來在CP名單也好,排位也好,管理也給人有點想以日本CM為藍本的感覺。當然經過三屆,CP究竟能否追得上CM的規模呢?筆者都好想知,所以就自己試試去東京的TOKYO BIG SIGHT體驗一下今屆的CM90(部份日子)


根據CM官方之報導,3日內的入場人數若50萬以上,而單在最後一日之男性向為主之展期居然有近21萬人入場,而該展期溫度酷熱,去到十點入場時接近35度,雖然本人在國際展示場站不是第一班始電(頭班車)排隊,但到場後都要在會場外緩媛轉幾個大圈近兩個半小時才可入到會場的範圍。




而沿途不可舉傘,這是日本的規矩,就算幾熱及全身濕透大家也要忍耐,大家也幾遵守工作人員的指示,不會亂跑或亂走出隊列。而各位真的要去夏天的CM,緊記戴上戴扇戴大毛巾戴冰涼紙巾。




入到場後其實體力都消耗了一大半,但單是東/西場館要行完已可用上一整日,而單是場館的佈置也好寬敞,就算有排隊隊列也安排得幾清楚,亦不阻場內,而場中的同人檔中也非常多元化,不只有動畫漫畫方面,更有不少科普/音樂/文化/旅遊等等的項目,而入場人士及參展者的年齡層也非常闊,場中有不少老人家都是檔主或是排隊入場的,而經本人的觀察,就算是外國來"朝聖"之人士,對動漫或CM的認識深者佔絕對大多數。


反觀香港的場地其實行與行的闊度都差不多,但排隊上香港有好多有蓋或有冷氣的地方,真的舒服好多。




回到日本,會場由於太多東西好看好吸引,本人真的走不到另一個館去詳看,因實在太大內容太多,不過以本人在場中所觀察到,在CM會場中一些地區都有一些入場者不理指示在地下坐及擺放"戰利品",而在一些戶外的休息設施及咖啡廳中,同樣是有一些剛買完"戰利品"的動漫迷一起大大聲高談闊論買來的東西,更有人士大無私樣在公眾地方把"18禁"同人本打開,其實這樣的確對不少不是入場的人士都做成困擾,無論在世界各地的確要自重一下。

不過如去除這些情況下,CM確實是包羅萬有,難怪會成為世界動漫展場的表表者。


最後而言,如把兩個場地來比較的話,實在不能比較,因為兩地的動漫發展以及對動漫之態度,實在處於不同的高度,而這高度雖然不想這麼說,真的差很遠。






日本的動漫發展,以及於社會經濟之成熟度,實在是深入民心,就連東京2020奧運也加入了這元素。我好多次在日本的電車中都見到有一些穿西裝的銀髮族也會拿住漫畫雜誌去細讀,而在東京市中也有好多的漫畫店及書店是長期有EVENT或有入場人士排隊等候,難怪作為動漫展地標之CM會成為"朝聖"之對象,亦能容納多樣化的創作發展。






在香港,動漫畫在市民的心目中的定位仍大多被視為年輕人的玩意,有好多有心以此為職業的人士也礙於收入,生活迫人,都只好被迫變成興趣或放棄。更可惜就是依筆者採訪十年多之動漫相關節日而言,入場人士仍是以一般大眾客源為主,當您發現在場內有入場人士像街市買菜般向同人檔主"講價",而對同人與商業創作的了解不清楚的人也有不少,更可悲是本地媒體有時甚至連動畫及卡通都分錯之時,就算CP請了不少的重量級動漫畫嘉賓坐陣,由於社會因素,實在不會過份期望CP做得到CM的樣子。

不過我不會太過灰心,至少香港的新一代在十年來的外來動漫文化影響下,的而且確在今屆之CP中發現比例上對動漫關心以及熟悉的人的確有所上昇,再加上對於我這些上一代的中年人而言,見到新一代無論對於創作的闊度,範圍,界限已開始有好多的突破,思維上亦漸漸五花八門以及成形,形勢上的確比以往樂觀,而CP成為一個本地動漫創作者與外地的交流場,確實有其功能,加上有不少本地畫師現在會以外地為創作中心,越來越國際化在未來發展絕對是好事。

當然以現時香港社會對動漫的接納度以及思維,就算把CM搬來香港相信都難以被大眾接受。但是如果以現時新一代對動漫的熱情之勢頭來說,雖說CP可能因香港人口太少以及為社會因素未必做得到CM的規模,如真的未來數屆仍以較積極的態度來舉辦的話,筆者相信在未來的一個世代,年青一代有機會把CP變成另一種與CM有點形式上不同,但又多姿多采的活動,然而這條件的出現必定要上述兩點能全面做到才有機會實現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