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業蛇宴食評




『Mary CHAN』(18) : 馬場樂子之同學,身高約195cm的文學少女,一到冬天就有時會去食碗蛇羹。

『司馬蓮華(姐)』(18) : Mary的大學同學,家住深水埗,在冬天天寒地凍之時就會去附近買一碗蛇羹和妹妹兩份食。

『司馬騏綵(妹)』(18) : 司馬家的領養妹妹,小時候因車禍失去左手,但她亦向成為畫師的夢想努力。她未必最喜歡食蛇羹,可能是伴吃之薄脆和糯米飯。



(文章部份 --- by 司馬蓮華)

講起蛇店,總會想起店名大多都叫蛇王X,而蛇店總會在秋冬活躍,春夏就會用作其他用途,而蛇店顧名思義會賣蛇羹以及其他與蛇相關的食物(如蛇膽酒/蛇湯)等等,而本身蛇羹就是一道粵菜,所以流行於廣東地區,加上蛇肉有通經絡作用,所以多作為廣東南方人暖身之用。

講到蛇店未必每一間也會提供蛇宴,因為所需之地方較多,而且有些食物較花時間,所以大多能提供的蛇店也會出現不能臨時加餸菜之情況,亦要提早預訂。而今次寫下的蛇宴就在有60多年之深水埗蛇王業。



講起蛇宴不能沒有蛇羹,而較多人會採取開席一碗,散席前一碗。而太史五蛇羹之典故就不再說了,主要就是來自金腳帶,眼鏡蛇,過樹榕,三索蛇,百花蛇五種。其中三種為毒蛇,而這兒的五蛇羹比坊間吃到的蛇肉豐富之餘,蛇絲也做得較幼細,而味道也頗為適合大眾,一來不會讓食客食到太過口渴,亦不會像香港某幾間的蛇店般落得過重藥材令到喧賓奪主。而這兒做得很平穩,蛇肉份量也算足夠。


至於蛇三寶,蛇絲/蛇丸/蛇碌是蛇宴應有之物。事實上五蛇丸的觸感有點似意式肉丸,五蛇肉不像蛇羹般的蛇肉之嚼勁,反而算是一種香口小食。炒蛇絲相對來說幾好用來伴飯,既不太鹹蛇肉也不過粗,小炒算不太油膩了。而較特別是蛇碌,雖則椒鹽蛇碌中間有骨,但骨邊肉多是上品,濃濃的椒鹽香口包在細緻的蛇肉,確是佐酒好小食。




說到宴會總會有一些壓陣的主菜,由於蛇宴好少會有魚出現,這兒就用了紅燒大山瑞來代替,而這兒的醬汁不太濃之餘,最滑的山瑞裙邊在紅燒後保持其滑溜之感覺,當然如果份量可以再大一點就更好。


差點忘記了這個生扣蛇腩,濃濃的醬汁配上腍滑的蛇腩,同樣在質感上與山瑞可以媲美一番。


而蛇汁貴妃雞及時菜輕輕帶點蛇羹味道,感覺上茨汁的濃度與蛇羹差不多,不比大排檔的做法遜色。



司馬蓮華 --- 對上述食物之評分:


(文章部份 --- by 司馬騏綵)

至於有種東西與蛇店好像永遠永遠分不開的,就是黏黏的糯米飯咯。


其實原因就不明,據稱是與蛇羹一樣暖身才一起配搭,但不是原有發明蛇羹出現的。在圖中雖然看起來像黏得太結實,但撥起來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內裡雖然都會綿密但咬了就知軟身,而飯內之臘味花生多多,再加上糯米飯的溫度仍然保持,的確與香港蛇店間比較算是中上水準。

不過論這宴最曯目的應該是這個---藥材龍鳳燉蛤蚧。



從湯渣所見是蛇+烏雞+蛤蚧,蛤蚧即是大壁虎,在中醫角度有藥用,作補肺化痰益腎之用,而這兒的湯燉出來已幾濃,當配合了不少的藥材在內,飲了兩三口全身感到一陣內熱在身體湧上來,而藥材味道有點濃厚,對一些長期身體虛耗的人來說可能是補物來,而感受到這股內勁好像也停留在身體一兩天呢。


司馬騏綵 --- 對糯米飯+藥材龍鳳燉蛤蚧之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