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dc.watch 在 Photokina2008 SIGMA 專訪

原文發表在
http://dc.watch.impress.co.jp/cda/other/2008/09/30/9341.html


原創譯:nickwolfe


作為世界最大的副廠鏡頭廠商,SIGMA同時也立足鞏固自己的相機生產廠商的地位。正如大家所熟知的,這幾年來SIGMA不僅靠著SD14這台使用了自己獨有的SA卡口及兼容鏡頭、Foveon傳感器的數碼單反,還增加了以使用大尺寸傳感器聞名的小DC——DP1,才積累起了如今的地位。如今,SD系列和 DP系列同時發佈了新機種,SD14的後繼是SD15、DP1的兄弟機則為DP2。我們在SIGMA展台請其總經理 山木 和人 先生給我們談談。


·SD系列與DP系列都將繼續開發下去

記者:先向您請教相機產業的問題,這次你們同時發佈了兩台機器對吧。

適馬:首先,這是我們對適馬今後將繼續SD和DP系列產業的一個表態。各個系列今後都會得到擴充。此次Photokina的展台裡,這就是其中重要的一個目的。此外,我們的鏡頭也按照佳能、尼康、索尼、賓得、4/3的卡口為區別分設展櫃,用戶可以根據自己的相機在各自的展櫃試用相應的兼容鏡頭。其實我們也追加了幾款鏡頭,比如APS-C畫幅給賓得和索尼用的魚眼鏡頭,不過我們這種副廠產品增加幾種卡口、的確不怎麼引人注目而已,但我們給如此眾多的卡口都能提供兼容鏡頭之事本身,則是我們要給大家展現的目的了。

記者:DP2實現了相當於41mm的定焦畫幅,這是打算跟DP1一起平行銷售的麼?

適馬:沒錯。DP2用的是相當於41mm畫幅的F2.8定焦鏡頭,它將與DP1一起平行銷售。DP1那會兒我們選擇了28mm廣角,但有很多喜歡定焦鏡頭的用戶發表意見說希望有35mm啦、42mm啦的產品。

記者:的確,這兩個都是很有魅力的定焦畫幅,如果是定焦的話、應該有很多人會選擇35mm的吧。不過42mm作為標頭也給人以“恰到好處”的感覺,一樣很有魅力。你們最終決定41mm定,是基於怎樣的理由呢?

適馬:要是做成35mm定的話,就跟DP1的28mm定沒有多少差距了。既然同時有希望我們的新產品發揮大尺寸傳感器的長處、把焦外運用起來的呼聲,那我們就只有選擇40到45mm來設計鏡頭了。

記者:DP2預計將用上True II這款新圖像處理器,那有沒有同時也更新一下DP1硬件平台的計劃呢?

適馬:現在還沒有具體計劃,不過Foveon的成像算法也在日益發展的,今後我們會繼續提供固件更新來改善畫質的。

記者:那True II究竟在哪些方面有所進化呢?

適馬:具體來說最大的變化就是圖像處理LSI(譯註:大規模集成電路)的實現方式有所不同了。要知道Foveon傳感器與一般的貝爾模式傳感器在算法上完全不同,TrueII則是發揮True時代積累的經驗、在處理流水線上針對Foveon進行了優化,使得處理速度提升的同時、畫質也得到了改善。當然咯,畫質雖說是有了紮實的進步,但因為處理器還是原來的那一塊、因此不可能變成完全不同風格的另外一種圖像的。

記者:預計什麼時候發售呢?

適馬:具體時間現在不方便說,不過肯定是明年上半年。


·DP1在東亞地區熱銷

記者:DP1的定位非常獨特,因此引人注目,賣得怎麼樣呢?

適馬:SD14在德國和美國銷售得很多,而DP1則是在東亞一代賣得遠超預期。特別是在日本、韓國和中國,銷售的成績遠遠超過了計劃。不過歐洲和北美 DP1的銷售則比預期要差。雖說絕對數量上歐洲和北美還是更多一些的,但考慮到市場規模的話,可以說DP1是東亞牽引模式的。儘管如此,從總體上來看 DP1的銷售總量還是基本達到了公司內部的預期目標的。

記者:歐洲和北美的用戶為什麼對DP1不太感冒呢?

適馬:說實話,我們也不明白。也許是對尺寸的需求與他們不符吧.....反正我們沒找到一個很準確的理由解釋此事。

記者:買了這機器的用戶如何反應呢?

適馬:我們也花了很長時間對這款產品做事前測試,基本上反響和我們的預期相似,有些用戶肯定會說說“用起來不方便”的。不過照片質量方面,我們有自信使那些保有期待而購買的用戶滿意的水平,事實上市場的評價也不錯。所以說我們的相機是靠畫質支撐起來的,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從前的SD系列機器的用戶幫了我們大忙。新的True基本開發完成那會兒,請來進行野外實機測試的SD用戶們紛紛反映——這可沒達到Foven應有的畫質水平。於是我們對產品規格進行了調整,使得DP能實現與SD系列相同的成像效果。因為此事,造成了上市的延遲,給大家添了麻煩我們深表遺憾。此外手感太差(反應速度太慢、拍攝後夜景出現黑屏等)的意見也提了不少......現在看來,幸虧有我們單反相機SD機的用戶支持、才有可能在DP系列取得了令用戶滿意的效果。

記者:換句話說,你們是靠著對True的反省、才使得True II能夠實現與SD系列同級、甚至是更高的畫質,與此同時還能實現手感性能方面達到目標,對吧?

適馬:那是自然。我們也是以改善為目標進行的開發的。具體哪些方面怎麼去做,現在還不能公開說。不過,我們是考慮到如果不改善就沒意思了才進行現在的開發的。

記者:鏡頭和圖像處理引擎以外,還有哪些部分會改變呢?

適馬:DP1的拍攝參數設定是在菜單中完成的,而實際上更多的人在拍攝時是像單反相機那樣邊拍邊改設定的,我們對此了解之後,設計追加了一個QS鍵(Quick Setup),用來單鍵調出設定菜單。

記者:價格方面和以前差不多麼?

適馬:跟DP1的價格沒有太大的差距的樣子。在同等價位裡,我們希望以其高畫質被認可、以更好的畫質挑戰小DC的定位。現在在小DC上使用大尺寸傳感器的領域還只有我們一家,考慮到目前兩萬日元以下(譯註:約合1300RMB)的小DC佔了總體的85%這一現狀,其他公司什麼時候也會推出此類產品我看只是時間的問題了。因此我們要將自己能實現的東西、哪怕是一點點也不放過,以更高的Foveon畫質去迎接挑戰。

記者:SD15方面的消息不多,傳感器方面DP2寫著是用以前那塊了,SD15什麼也沒說,是不是傳感器要升級了?

適馬:這次的發佈,充其量也不過是對正在開發進行公佈而已。我們的目的是告訴大家相機的平台升級到了新的世代,裝配了新的圖像處理引擎TrueII。至於機械部分呢,取景器和反光鏡箱都是和上一代一樣的。外觀設計也基本相同,液晶屏進化到3寸的同時、用戶操作界面有所變化。從開發的進度來看,將會是DP2 先走一步、SD15其後推出的順序。傳感器還會使用老的那一個,但由於True II的使用,將使畫質方面有所進步。


·下一代Foveon傳感器也將積極推進

記者:Foveon傳感器用於民用機、到現在還只有適馬相機一家。如果你們的傳感器沒什麼進步的話,肯定該有用戶會坐不住了吧?

適馬:我們一直在與Foveon一起開發,今後我們會以更積極的態度投入到把Foveon傳感器高性能化、大型化的下一代Foveon傳感器開發中去。我們並非是說要假如到傳感器的生產投資裡面去,而是站在相機廠商的立場上,把我們對下一代Foveon傳感器的規格、改良的意見傳達給製造者,通過與他們的共同討論來同步前進。

記者:你們對Micro 4/3表示了支持的意見,請問具體的鏡頭開發有什麼計劃?

適馬:我們覺得Micro4/3是吸取了4/3平台的好的一面、並以全新的切入點發揮的很不錯的規格,我們作為4/3協會的成員當然表示支持咯。如果這一系統能好好實現起來,無疑將會擴展可更換鏡頭式相機的世界觀。目前我們還沒有具體的產品開發規劃,但我們有意向在合適的時機推出自己的產品。

記者:適馬此前也推出過4/3規格的鏡頭,不過那些都是把APS-C畫幅鏡頭拿來改改就用在4/3上的,並不是獨立的全新設計。現在的Micro4/3規格鏡頭,法蘭距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前那種搞法應該行不通了吧?如果針對Micro4/3專門進行設計的話,你們作為鏡頭廠商的風險會不會很高?

適馬:這方面的因素的確存在。不過我們也有作為4/3協會會員的廠商義務。作為4/3協會,有責任向用戶提供一整套4/3產品的,我們必須切實履行這樣的義務。

記者:Micro 4/3已經不能稱作單“反”相機了吧,適馬有沒有考慮作為相機廠商也參加進去呢?

適馬:我們在膠片世代就完成了SA卡口的鏡頭系統,後來又推出了SD系列機,從對用戶的責任方面考慮,那邊沒法停下來的。所以對4/3來說,我們只能盡我們作為鏡頭廠商的義務了。

·從設計階段就考慮到焦外味道的產物50mm F1.4
記者:鏡頭方面,你們拿出了24-70mm F2.8更新版,請教這款新品有什麼特點。

適馬:考慮到必須針對最新的全幅單反進行改良,我們把這款鏡頭的光學設計進行了刷新。上一代沒有超聲波馬達,這次也加上HSM了。此外,為了改善持握感,我們將全長進行了縮短的設計;在此基礎上為了提高光學性能,在設計上我們對邊角光量和色差補償等極為注重,因此使得口徑大了一圈、重量也有所增加。最終的產物無論是畫質方面還是持握感上均衡性都很不錯,我們覺得是支好頭。


記者:說起適馬的鏡頭,最近50mm F1.4挺熱門的。現在全幅相機一下多出來這麼多,你們是不是有意識地針對全幅相機鏡頭進行了全新的開發或是更新換代什麼的?

適馬:沒有。50mmF1.4純屬湊巧。我們開始做50mm標頭,是因為收到了很多呼聲才下手的,SD用戶很多人都說我們作為一個相機廠商也應該有一支自己的50定焦頭,而且其他公司相機的用戶也有抱怨他們的50mm定焦頭設計太過陳舊、希望有最新設計的高畫質鏡頭,所以我們才做的。我們的這支 50mmF1.4,從設計上就徹底防止了邊角光量下降的問題。拿到最初的試製品、看到那個尺寸簡直令我們大吃一驚!但能達成我們畫質上的目標、邊角光量都很好地收集近來的大口徑設計不說、彗差也完美地被修正,使得焦外部分得以成功地表現出來。一般來說都是通過調整光圈形狀之類透鏡之外的部分來改善焦外效果,我們這次不然、是在最初的光學設計上就考慮到了焦外味道,把50mm F1.4鏡頭的美妙感覺全部發揮出來了。


記者:當初圍繞適馬開發50mm F1.4還有支持和反對的兩種對立意見呢,現在產品開賣後、這種爭論的聲浪是不是小一些了?

適馬:也許不是全部的用戶都這麼看的,但我們使用最新的技術、追求更好的產品的話,就算是同等的指標、也會有人要這件事情本身,至少可以發人深思的。追求優質產品的結果,就算是帶來些許價格的提高、對產品的好處和價值也會得到認可的。就算是從銷售的角度無法成立的產品,只要是能提供給用戶滿意的質量的產品,我們也會去做的。

記者:說是這麼說,這類有意思的鏡頭多起來的話、賣得不好的話生意也沒法做下去的吧。

適馬:便宜鏡頭那邊已經有不少量了,做哪些的確能很輕鬆地維持公司的規模。光靠這種高級鏡頭,說實話的確不好過。然而無論是作為一個公司還是作為一名工程師,都有“我想做這個”的時候,這才是樂趣、這也才是幹工作的態度。


·隨著相機相機多樣化的發展,鏡頭開發的機遇也廣闊了

記者:綜觀擔負那市場整體,幾年前APS-C畫幅鏡頭產品線的充實被寄予厚望,如今告一段落、全幅機又出現了。選擇哪個鏡頭進行開發,是不是很難的一件事?

適馬:的確如此。現在真的是為該開發哪個鏡頭難以決斷的時期。從主流來看,“今後就看我們的啦”這樣的主流恐怕很難下定論。今後傳感器的畫幅規格恐怕也是千差萬別的,甚至有可能出現視頻拍攝成為潮流也未可知。與其說哪個方向會成為潮流,不如說依據用途不同鏡頭也會產生多樣化的發展。而在我們看來,多樣化造成原先那些純正鏡頭之間產生出新的特定功能鏡頭的機會則增加了。此外,我們還認識到就連50mmF1.4這支經典且具有標準級的指標的鏡頭、靠我們對性能和畫質追求而產生的產品、也一樣能得到用戶認可。我們也在商業模式裡抱有對品質和畫質永無盡頭追求的遠景,這些領域裡還有很多很多題材可以選擇的。在小型化·輕量化需求存在的同時,也有對雖然重一些但可以獲取高畫質的方式的需求,我們在這些方面都會積極進取的。適馬整體的方向呢,就是生產附加價值更高的產品,今後我們也會以生產高附加值產品為主而買進的。過去一年的適馬的方針,今後也會延續下去的。